白家、鹿家各自回,兆鹏、兆海、白灵、黑娃、孝文、嘉轩、子霖、朱先生各结局—-看《白鹿原》有感

客观的说,以前,我很少看当代题材的小说,尤其是类似白鹿原之类的书籍,总有些愤愤然,今年以来,偶然看到了这本小说的电视剧(2017年4月首播);偶然之间,被一种感觉吸引,这种感觉也是十多年之间是没有的,现在虽然喜欢看这个电视剧,但时间无暇,就快速的看了原著,也看了网上各种评论、论坛和展想;最后,带着各种疑问和猜测,看看作者陈忠实的生平。一切皆豁然了。

作者是长期在西安生活,对于陕西民风采集很深刻,剧中的人物是有一个原型,也有很多很多加工和深化的东西;原型是白鹿原,实际是蓝田县的一个小村庄,靠京西安市,这些特点非常符合小说中各种事件的发生特点,镇嵩军征粮不可能跑到远离战场的地方去征粮,以前的驮马交通,太远了人们根本不易达到,消息传播很慢。

兆鹏、兆海、白灵、黑娃、孝文、嘉轩、子霖,实际是一个围绕白鹿原及附近村庄展开的故事,众所周知,在清末、民国和解放时期,陕西并没有遭受中原和江南地域来回拉锯式的多场战争,比起中原周边,人口和百姓的生活还算稳定,虽有饥荒,十户尚有六户活了下来。

剧中最有悬念的是兆鹏,其并未战死,只是这部小说的重点不是说兆海,其飞黄腾达或者战死疆场并不是小说需要点名的重点,观众只要去搜索一下即可知晓其真身圆形了。

兆海,是一个纯粹简单的理想者,在历史的洪流中,以他的见识和觉知力是很难看破未来的,在那个混沌的年代,绝大部分人也是看不清未来的模样的,他战死一地也是偶然之必然了。书作成于80年代,对于历史是客观的展示,可见革命者的创业是多么的不堪和冷漠。

白灵,确是那个时代和当代女性的代表,能从白狼处活下来确实有灵,成长的人生也在历史的主流,人有旦夕祸福,人不假年之时,女性的感性和大脑构造在她必死之时展现了淋漓尽致。

黑娃,是一个历史必然遇到了白鹿原的必然,结果出了一个偶然(实际也是必然);利用与被利用,成熟与幼稚,生存与生活,爱情与偷情,性和欲都得到展现,在所在的时代,任何一人都没法了然全局,一个必然的偶然使其死于孝文。

孝文,一个偶然户,一个必然户,在黑娃出逃之时得到偷食,在小娥危急之时卖身契,在大历史选择之时碰到了族人的英明,恍然之间成了胜利者。

嘉轩,作者对他的描述最多,展现的也最淋漓尽致,自信平生无愧事,死后方敢对青天。是秦地土壤灵魂。

子霖,其机巧算计一生,实则疯在伦理败坏之时,也是鳏寡孤独逼得。

朱先生,这是个特别的特别人,白鹿原上出外闯荡的人物几乎所有都受到朱先生的指点,小小的村庄内竟然有着“白鹿书院”,若非朱先生的退方升兵和预测刘瞎子的本事,真无法想象其本事如此之大,确实真本事,非一般村社可比,时代加上性格使其有些悲剧,然是白鹿原的运气。朱先生或许可以说是白鹿原所有人物的指引和结果所在;没有其的指点,很难想象白鹿原比起很多同时代消亡的村镇来说,能好到哪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