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互联网金融从业者的价值观

【按:我们首先来看一篇正在发生和已经发生,但还没有结束的事实】

【下文转自互联网】

山东刺死辱母者:正义不能屈服于黑暗的高利贷之下!

今天整个网络都炸了!所有的焦点都指向了一起与高利贷暴力催债有关案件判决书上。

2016年4月14日,山东聊城,女企业家苏银霞的儿子于欢,因受不了催债人员侮辱母亲,用水果刀将催债人杜志浩等4人刺伤,催债人杜志浩去医院途中抢救无效死亡。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若只有这两句话,似乎是一起很不起眼的刑事案件。就算放到腾讯每天右下角的弹窗估计你也不会点开。然而真相远远不是那么简单。

苏银霞,是一位在山东聊城做汽车刹车片的女企业家。案发前2年,由于公司资金周转困难,苏银霞向山东冠县本地一知名的高利贷老板吴学占,以每个月10%的利息前后借了100万与35万元。(每个月都会利滚利)

吴学占。名义上是一位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板,其实背地里打着黑社会性质工作从事业务,他向当地老百姓以高额的利息承诺,集资储蓄(这本身就违法),再用远超法律规定的高额利率放贷给企业。最后再雇佣社会上一些有前科的闲杂人等,向企业与个人暴力催债。

这就是中国典型打着擦边球的涉黑公司。国内如今遍地都是,名义上叫小额贷款的金融公司,其实就是黑社会性质产业。知道为什么近10年国内小混混、流氓少了许多吗?对,都干这行去了。

回到苏银霞。

显然她不仅低估了自己的偿债能力,更低估了高利贷“利滚利”的恐怖。仅仅在借款后1年半的时间里,苏银霞想尽办法凑齐了184万现金,而且还将自己住的价值70万房产抵给了吴学占。然而还了那么多钱之后,还欠吴17万!是的,苏银霞除去还清了本金,还付给了高利贷整整119万元的利息。但最后仍剩17万,苏银霞实在无能为力了。

案发前一天,吴学占带着黑社会人员逼苏银霞回到自己家里拿东西。因为房子已经不是苏银霞的了。在房间里,吴学占便开始用暴力与言语辱骂逼她还债,吴让手下在马桶里拉了屎,然后揪住苏银霞的头发使命的往马桶里按。一整天的折磨已经使得苏明霞几经崩溃,下午她拔打了四次110和市长热线,然而……没有人能够帮她。

民警前来了解情况后,苏银霞试图跟着警察一起离开,却被吴学占拦住了去路……

对女企业家的凌辱与暴力逼债并没有结束。第二天,催债手段再度升级。

吴学占的手下开着3辆无牌车,总共集结10名黑社会人员来到苏银霞的公司:源大工贸。

10人先在公司大厅垒砌炉灶模仿当地出殡的样子烧水喝。然后将苏银霞、儿子于欢、以及最亲近的员工刘晓兰囚禁在公司财务处。在这一对母亲与儿子面前,他们打开黄色录像,将声音放到最大,放了数个小时。

晚上8,这群人头目杜志浩到来。他在于欢的面前用极其难听的言语辱骂其母亲苏银霞。“没有钱你出去卖啊!一次100,我给你80。”

杜逼迫苏明霞学唤狗的样子喊儿子于欢,还逼着于欢喊他为“爸爸”。

杜志浩脱掉于欢的鞋,捂在母亲苏明霞的嘴上数分钟。一旁的员工刘晓兰气得瑟瑟发抖,想起身,被杜志浩反手一个耳光。

最不可思议的是,杜志浩那群人脱下裤子,将苏明霞用脚踩在地上。当着她儿子于欢的面,一边骂一边用生殖器抽打苏明霞的脸部!

大家试想下,当自己看到亲生母亲被人踩在地上用生殖器抽打凌辱耳光时,你坐得住吗?此时,一旁身为属下的刘晓兰都已经崩溃了。

从门玻璃外看到此般凌辱的员工实在忍受不了,赶紧走出大厅偷偷按下了110。(后来这名报警的员工被催债人员殴打,手机摔坏。)

亲眼面对母亲整整被杜志浩一伙凌辱4小时后,民警接警到达。这似乎给到于欢一丝最后的希望。但谁也没想到,反而是这看似唯一的一束希望之光,却酿成了最终的悲剧。

在法院的判决书上清晰记录着:当晚,民警们进入公司简单了解情况后,扔下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便离开。

那名报警的员工上前拉住一名女警察,说:“你们都走了,他娘俩就没命了!你们要走,就从我身上轧过去,把我轧死吧!”

就在此时,于欢终于爆发了。我们知道最后一束希望的阳光淡去,就有可能变成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身为儿子,眼看着母亲活活被恶霸们长时间殴打凌辱,就连最信任的警察都站在对方的一边。法律帮不了他,正义帮不了他,走投无路的于欢只能靠自己。

他血红着双眼,拿起接待室桌子里平日削苹果的一把刀,刺向了杜志浩……

我曾经说过,一个仅剩绝望与无助的人,他最后能交换的价值就是自己的性命。这时,尽管对方11名人高马大的流氓都拦不住他。厮杀中,于欢一阵乱桶,对方四人受伤。其中杜志浩伤势最重,其到医院后因失血过多,死亡。

于欢拿着刀,停留在原地。他并没有逃走,跟着警方回到了派出所,自首。

四个月后,放高利贷的吴学占因涉嫌黑社会被警察带走。据了解,于欢案只是其涉黑中的一件。

而被于欢捅死的杜志浩到底是什么人呢?

记者了解到,杜志浩是山东冠县知名的恶霸,人称杜三。其曾因琐事殴打舅舅在村中闻名。2015930日杜在东古城镇开车将一名14岁女学生撞击身亡,妙龄少女身首异处,而杜志浩却肇事逃逸。就在车祸当天,杜志浩的母亲便上门去给该少女的父母送礼,后来赔给他们28.5万了事。

那肇事逃逸罪呢?死者的父母问过交警,交警说找到不人。可当事人母亲第一天就来送礼,会找不到人么?

“我一个农民能怎么办呢?”女学生的母亲说道。现在杜志浩死了,反而那起1年前的交通肇事逃逸案件却破了。你说讽刺么?

上周,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判决下达,于欢被判处无期徒刑。而杜志浩的家属更要求于欢和其母亲苏明霞索赔830多万!若是赔不起,是否又要天天盯着苏明霞逼债么?

法院经审理认为,于欢面对众多讨债人长时间纠缠,不能正确处理冲突,持尖刀捅刺多人,构成故意伤害罪,对其判处无期徒刑。

我看了判决书后气得发抖。请你告诉我什么叫正确处理?

是没还钱么?

一共欠135万,加起来才1年多债务,已经还了254万,还咄咄相逼!

是没报警么?

第一天打了四次110,第二天员工偷偷报警后还被他们踹翻在地。

警察有保护么?

不,正因为目视着警察离开的背影后,彻底绝望的于欢才起了杀念。

恶霸可怜么?

你觉得可怜么?

杀人确实违法,可此处的违法明显是催债人在诱导犯罪!在唯一正义的代表都无法帮助他的时候,难道要一个儿子眼睁睁看着他的亲身母亲被强奸?

杜志浩与吴学占这伙人用侮辱、猥亵、酷刑、囚禁以及违规放贷本身就是犯罪(法律规定年化利率超过36%就是违法高利贷),难道就不能对一个22岁被逼上绝路的年轻人宽容一点吗?

本人,在此恳请山东法院二审时能在详细调研后改变判决!手染鲜血的于欢确实违法了,但身为一个儿子,他没有错!身为一个对抗恶势力的男人,他更没有错!希望法院能以防卫过当的条例从轻处罚!

同样,如果你也认为法院一审判决过重,希望能够一同转发出去。

不能因为恶人,而毁了一个孩子的一辈子!

更不能因一纸判决,而让正义屈服于黑暗之下!

愿于欢母子可以平安!

【我们认为的互金从业者的价值观】

金融技术本来的目的是让生活可以更幸福和社会资源可以更好的流向,互联网金融技术更是如此,我们认为这是互金从业者最基础的价值底线!如果这些技术成了高利贷的”某种帮凶”,只会加速社会道德的崩塌,在当前的经济形势和社会规则下,我们选择暂时关闭我们曾经非常喜欢和投入了很多精力的互金平台,不仅仅是为了我们可以更好的专注于互金技术,更是我们对于自己价值观的捍卫!即使虽然我们关闭平台内心曾经是很痛苦的,我们仍然会义无返顾!至少我们可以更健康的、更好的、更美丽的和更专注的从事互金技术研发!

【回顾】三年前2014年,互联网金融热的烫手,我们也趋之若鹜的加入了这个行列,我们自恃是基于自己的金融技术进入这个行业,自视可以快速的成长和强大,很快的发现了现实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清纯。平台的交易量很快过了千万,加上我们给别人提供的互金科技服务计算,从平台上线我们只用了三个月就突破了五千万的交易量,在这里我必须承认,我们在观察了资金的流向和来源的时候很快就发现投资者和融资方的偏好和社会角色归类,个人借贷业务75%以上的借款方集中在28岁以下的年轻人,企业借贷业务75%以上集中在传统低价值的领域(该领域极易受到经济波动和政策变化的冲击),企业借入方75%都是小微企业(职工人数不超过20人,可见账面酸性指数小于等于零),我们也很快发现这些企业都是高危行业(尤其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前面的情况是在我们没有掌握借入方各类资信情况下的数据(此时社会面的征信很少很少),也就是说借入方很可能也在多如牛毛的互金平台上共贷,这种风险模式是我们这种平台不易承受的。我们也想了很多方法避免风险传递,克服平台自身风险被导入,拟订修订了各式各样的法律文书,这也是我们后来清盘的重要保证之一。

渐渐我们有了大量的数据,逐步分析出来很多投资人的画像和投资偏好,也较快的筛出了很多特别的投资人:高利贷。我们封了这些用户的账户,也逐步要求借入方出清了对这些人的债务,当然我们在这里奉献了很多技能和资源,并建议一些客户转行或者关门,可这项业务下我们的收入是负数!

经营一年多以后,我们发现共贷、骗贷、逃贷等等区块风险在逐渐累加,纯粹的简单的互金平台业务缺乏保证交易风险可控,我们先出清和关闭了这块业务。

在这其中,我们也逐渐累积了一些优质客户,正在逐渐成为我们的核心用户,这其中包括新技术、新行业、新材料、国家战略行业和其他可以持续经营的行业等等,2C的领域也多是一些“三稳六平”的人员;当然,我们也有了不少真正理智、睿智的投资人。

金融业是一个“好大喜钱”的行业,是喜欢锦上添花,不喜欢雪中送炭,这是现实,然而,作为从业者我们至少可以选择我们不为谁服务!我们可以选择做什么!

Small things follow your head,big things follow your heart.

这就是我们:  www.chinaase.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