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进军互联网金融行业的那些小公司,是如何挣钱的(商业模式)?

进军互联网金融的公司有很多,模式也有很多,同质化也很多,说到商业模式,简单的说就是怎么挣钱的,抛去那些不合法诈骗性的平台和公司,仅就有梦想、有责任和有担当的公司来看,大致归纳如下:

大致可从三类视角来观察:商业视角,法律视角,牌照视角。

在往下说之前,需要留意社会、环境、文化的要素,毕竟金融离这些太近了,不能忽略,中国社会对金融的认识是计划体制下的,简单的说就是我把钱投你了或者你做了中介人,你就必须给我要回来,否则就不行;“搞急眼了你别给我说啥法律,我就是个大老粗我不懂我也不想懂,我给你上访,”这可是政府最最烦的事情之一;环境上,一二线城市的认识还比较国际化、市场化,不过在广大的农村、3到6线城市,我们经过三年的调研、数据抓取、舆情分析和现场采访来看,这里的人们可不认可国际市场化的金融意识,也就是说没有法律的强力确认,环境土壤还需要时间培养;文化层面,中国人半数以上人群属于风险保守型,由此可见,互联网金融的春天或者高潮,真正的发展还需要时日,目前还多是大平台、大金融机构的机会,当然也是那些更深刻认知人群的机会,他们可以真正找到这张BigMap的“KeyPiont”。

从商业视角看几乎目前都没有什么盈利的,入不敷出的很多,有营业利润的几乎很少,当然如果有实际的互联网科技价值那么营业利润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服务于互金业的那些周边创业公司,比如对外提供数据抓取和分析服务的,或者提供区块链实用技术的,或者提供集合支付之类服务的,或者开展量化分析,或者是做智能交易的;从互金公司的资本面说,就会有财富价值了,就是互金公司的股份估值,这需要时间,没有IPO或者被cash并购之前是没有流动性和退出价值的。

从法律视角大致分为信息中介信用中介,信息中介就没法脱离纯互联网公司的属性,在这点上与互联网科技公司一样:流量、pv、黏性、工具性,客户体验等等,一个也不能少;在信用中介层面几乎都掰不开合规性,实事求是严格的说,国家并没有给予中国的互金创业公司像美国证监会那样的互金创业豁免权,这里补充说一句,互金p2p在美国归证监会监管,这也是国内监管层的错位和无力形成的,因为信用中介的问题会涉及那些乌七八糟的什么商业原罪,例如资金池、委托解释和平台数据唯一性不可篡改等,在国内你懂的,因此盈利模式如果没有被法律和制度确认为合法,那么这个就存在很大的退出风险资本溢价和商业合作都存在比较大的麻烦,从严格法律视角看,大家都可能是在赌博,赌未来的合规,金融业的变革是中国时代的选择,只有“琴心剑胆”之人才能看见“后天的太阳”。

从牌照层面来看,国内的互金创业当前还是比较浅层的互联网科技的应用,例如那些把电商模式套到金融上的金融产品网销,2016年后已有明显的深入迹象,还没有深入到金融业的深水区,多数还只是一般般的互联网浅层应用的创业,当然也有个别大的平台已经在产品线上进入了较深的领域,例如支付宝进入货币市场和国际兑换领域京东白条(白拿)进入了分散零售–集合批发–转让债券瞬时交割的模式,在互金领域可能会在好几年内上市的一定是牌照类的,比如阿里、京东、陆金所,如果政策面真的出台基础性的金融牌照解释,那一定非常重要,一定非常重要,一定非常重要;为何要从牌照层面说事,其实道理很简单,公司要做大难免IPO,IPO总需要保荐人、会计师和律师去给你的IPO招股书签字吧,在境外上市总需要有一个超级担保人吧,他们怎么给你签字和担保?他们怎么自己免责啊;像“宜人贷”的那样公司,业务做的也不错,就是PE值不高,中国那么大的市场,却给了这么个市盈率,不能不说这是牌照层面的问题。那么一定会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